社交媒体上“乱讲话”被开除  算是合理解雇吗?
社交媒体上“乱讲话”被开除 算是合理解雇吗?

社交媒体上“乱讲话”被开除  算是合理解雇吗? 如今的社交媒体再也不是昔年上着小锁头的日记本,记录下主人瞬间的喜怒悲欢,便被埋在岁月里,多年后回首一笑,笑自己少年轻狂。 不但个人Blog与大媒体的评论文章可以平分秋色,就是twitter, facebook上无心的一条评论也会走进公众视线,掀起意想不到的波澜。

雇主生意萧条而裁员   解雇金应减少吗?
雇主生意萧条而裁员 解雇金应减少吗?

雇主生意萧条   解雇金应减少吗? 年关难过,对打工一族是如此,对小生意主们也是如此。不信您看,最近的法律案例博客上,十有八九都在讲因解雇金引起的纠纷。经济低迷一冒头,雇佣法的官司就雨后春笋般出现。这纠纷从何而起呢?其中一个主要的争论点,就是“解雇金给多少算合理”?

“月光族”上班时间开小差  算不算解雇的正当理由?
“月光族”上班时间开小差 算不算解雇的正当理由?

“月光族”上班时间开小差 算不算解雇的正当理由? 这里的“月光族”,不是薪水到手全花光的意思,而是原原本本从“Moonlighting”翻译而来,在月光下工作的人。也就是在主要工作之外,下班后再做一份工作赚取零花钱,或是补贴家用。当然月光族的兼职界限,有时候并没有那么清晰,很有可能在阳光灿烂的白天,月光族就在雇主A的办公桌前,敲打着A公司电脑的键盘,为雇主B公司撰写邮件和做报表—-

獨立合同承包人,也能獲得解僱金?
獨立合同承包人,也能獲得解僱金?

獨立合同承包人,也能獲得解僱金?   现在不少公司都喜欢以“独立合同承包人”或是“咨询顾问”的模式雇佣职员。有的员工连续数年为一家公司服务,每次发薪水前都以个人或是个体户公司的名义给雇主一张“Invoice”(服务账单)。他们和其他正式员工唯一的区别就是拿钱的方式。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雇主将”合同承包人“解雇,法庭很可能会判定,

员工遭独裁上司”霸凌” 被迫辞职 法官判雇主“变相解雇”
员工遭独裁上司”霸凌” 被迫辞职 法官判雇主“变相解雇”

员工遭独裁上司”霸凌” 被迫辞职 法官判雇主“变相解雇” 老沙是Xerox的资深员工。 1982年他从Seneca学院的计算机电子技术专业毕业后便到Xerox就职,从合同工到正式雇员,他在公司内部担任多个职位。直到1995年春天,老沙都不愧是模范员工,他在所有职位上均表现出色,薪水和奖金节节高升。老沙工作技能出众,人却腼腆内向,不善言辞,内心颇为敏感。

新妈妈返工遭另类对待,法庭判雇主“变相解雇”
新妈妈返工遭另类对待,法庭判雇主“变相解雇”

新妈妈返工遭另类对待,法庭判雇主“变相解雇” 凯利是滑铁卢地区一家按摩与水疗师学院的讲师,她于2004年受雇,其工作职责包括授课,监督按摩诊所及学院外联项目。学院每年有三个学期,1月,5月,9月开课。凯利的平均工作时间为每周25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