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找律师自代理 几多欢喜几多愁
不找律师自代理 几多欢喜几多愁

让家庭法官摇头叹气的“自代理”诉讼人 家庭法官司中,不找律师, 自己打官司的现象日益风行。多数自代理诉讼人的初衷是节省律师费,但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在金钱, 时间,精力上遭遇多重损失. 家庭法官司看似无外乎是孩子监护权,夫妻财产分割这样小小的“家务事”,但法庭程序却一点不含糊。没有经过任何法律训练的门外汉,又处在人生重大变革的漩涡中心,自代理人几乎如同被抛进了汪洋大海,只能任凭法庭规则的风浪将其上下翻卷,毫无还手之力。

渥太华市政府当被告   一年赔千万
渥太华市政府当被告 一年赔千万

渥太华市政府当被告   一年赔千万 女子奇迹生还  将市府告上法庭 2012年1月,一个冬季的黄昏,在渥太华联邦工业部就职的Karen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走在回家路上。在经过Woodroffe和Iris街口时,她耳边一阵轰鸣,未等她反应过来,一辆笨重的铲雪车前轮已从她身上碾过,她试图挪动双腿,发现双腿完全不听使唤—–几秒之内,她的身体几乎被车轮切成两半。“我的儿子才5岁,我不能就这么去了” ,这是Karen当时的唯一念头,她心里默默数着,1,2,3,4,5,6,7….

新年变奏曲:“律法”的力所不能及
新年变奏曲:“律法”的力所不能及

新年变奏曲:“律法”的力所不能及 年节在即,编辑老郑嘱咐我,类似杀人越祸,吵架打官司,酒后驾车被吊销执照等一干话题,都暂时放一放,但让读者们望眼欲穿的法律版还是要照旧,少一行字也不行。 既然如此,怎能不借此良机,对着读者诸君发一通感慨。

安省有个“道歉法”
安省有个“道歉法”

安省有个“道歉法” 加拿大什么最著名?甜蜜枫糖浆,淋满肉汁的薯条(poutine), 清凉甜蜜的冰酒。还有一条,与这些特产齐名,那就是:人们彬彬有礼,还常把“不好意思”“劳驾您哪”挂在嘴上。只要您看看大街上陌生人不小心撞到了别人,是怎样一番歉意连连,就知道说声“对不起”对加拿大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以至于多个省份竟然都专门有一部【道歉法】(Apology Act)。咱们安省的【道歉法】于2009年生效,整个法案只有470字。这短短一页纸的用处是什么?难道如何说“对不起”也要法律来约束?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圣诞节的钟声和赞美诗正在璀璨的城市夜空中缓缓奏响,有人侧耳倾听,虔诚祈祷,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仿佛从未听到,依然步履匆匆。这是多伦多的街头,10个人从身边经过,也许他们信奉11个不同的神灵,有的是耶稣基督,有的是天主,圣玛利亚,有的是东方弥勒,也有的是励志的哲学,还有的,可能是自己。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当安省的居民们遭遇日常法律纠纷:交通罚单,拖欠房租,小额债务…常常会听到朋友们或律师们建议说“给paralegal法律助理打个电话吧”。这个法律助理到底能帮您做些什么?别说普通人,就连一些初出茅庐的律师,都对这个与律师平行存在的行业一头雾水。很多朋友也分不清“律师助理 (law clerk, legal assistant)”和“法律顾问(paralegal)”的区别,以为他们都是辅助律师的左膀右臂。也难怪,Paralegal这个行业在安省的历史很年轻,从2008年起,安省律师协会才开始对paralegal进行规范管理,目前在安省有执照的paralegal有7,500人左右。他们和律师一样,受到本省律师协会 (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 简称LSUC)的监督。

本站有关主要法律分类及中英文名词
本站有关主要法律分类及中英文名词

本站有关主要法律分类及中英文名词 劳动法:雇佣关系,雇佣纠纷,非法解雇,人权歧视;Employment law: Employment contract, labor dispute, wrongful dismissal, human rights code, work place discrimi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