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玩忽失职  客户索赔成功

律师玩忽失职 客户索赔成功

客户将失职律师告上法庭  索赔成功

凯女士的车祸

2009年,凯女士和认识不久的男友杜先生一起驾驶货车在育空的公路上行驶。凯女士正躺在货车后方的睡仓内,没有任何安全带或固定装置。杜先生大概是困了,一不留神,卡车翻进了路边的沟渠里。凯女士在报废的卡车里被困了两个小时。车祸后,凯女士的胸椎骨折,带了两个月的支撑夹板,又做了20次理疗。在车祸发生之前,她已经准备奔赴欧洲,完成一份临时的税务工作。当然车祸一出,这份工作被推迟了。理疗完成后,凯女士觉得可以上班了,就开始从兼职渐渐转为全职。但凯女士的骨伤并未真的痊愈,不久后的X-Ray检测显示,她仍有骨折症状,医生建议凯女士暂停工作,并咨询骨科专家的意见。这时,凯女士觉得车祸为自己带来身体伤害和工作收入损失不容小觑,于是,她找到了位于埃德蒙顿的人身伤害律师欧先生,请他代理自己的案件,向司机杜先生的保险公司索赔。

欧律师的代理

  • 凯女士聘请了欧律师,并签署了一份基于赔偿数额支付律师费的合同“contingency fee agreement”, 根据结案方式不同,律师费在最终赔偿额的30%-40%之间。在凯女士填写的”人身伤害问卷“上,当前职业显示为” 没有工作“。由于凯女士以往的工作经验并不在加拿大境内,欧律师提到,要评估她的 “收入损失“ 索赔会有些难度。
  • 欧律师从凯女士的医生处收集医疗报告。其中一位骨科医生建议,凯女士应接受骨融合手术,并应先结束赔偿案件,再进行手术。欧律师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应该先手术,再结案。凯女士要求欧律师为她具体分析两种策略的利弊对比,但欧律师对此议题再无下文。
  • 欧律师向法庭和被告保险公司呈交了诉状,诉状中索赔的项目包括: loss of income (收入损失), impairment of earning capacity (工作能力损失),general damage (无法量化的一般性损失,比如身体疼痛和心理伤害)。
  • 诉状呈交3个月后,欧律师在没有接受客户凯女士任何指示的前提下,私自写信给被告保险公司律师,提出支付18万元和解 (settlement offer)。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和凯女士商量过索赔的数额。这封提议和解信附带了医疗报告,但并未指出凯女士受伤的性质,伤势对其生活及工作能力的影响。
  • 被告律师斯先生返来一个不到7万元Counter-offer, 与原告讨价还价。这个Counter-offer没有包括收入损失和工作能力损失。斯先生还提出,凯女士可能负有部分责任 (contributory negligence),从而使保险公司的赔偿减少,因为车祸发生时她没有佩戴安全带。
  • 欧律师告诉凯女士,保险公司提出7万元和解。但却把关键内容”忽略“掉:那就是,这是对方收到18万和解提议后返回的Counter-offer, 已经大打折扣,至于安全带的问题,欧律师甚至从未向凯女士提起。欧律师请助手调研了安全带议题,结果发现,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带安全带并不是全无道理,因为凯女士所乘坐的货车睡仓内原本就不配置安全带。并且毁损车辆的照片显示,前座乘客仓已经被撞烂,如果凯女士坐在前座,即使佩戴安全带,伤势只会更重。
  • 欧律师和凯女士略作沟通后,得知凯女士做手术的日期和术后修养时间,又向对方律师发出了回复,要求提高赔偿额度,增加未来收入损失。
  • 双方未能在这轮早期的沟通中获得和解。欧律师随后通知凯女士,将进行”mediation” 调解会议。凯女士对这一程序并不熟悉,欧律师告诉她,这是一个轻松的非正式会议,目的是在比较正面的氛围中达成和解,而不必继续打官司。
  • 在调解会议前,调解人建议欧律师提交一份书面的“调解概况“,但不是”强制性文件“。于是,欧律师干脆两手空空来到了调解会议。
  • 在调解会议上,保险公司律师提出11万的赔偿金额外加诉讼费用。欧律师对凯女士说,如果不接受这一数额,再继续打官司,就可能因为”安全带议题“减少赔偿。而且,如果凯女士向继续诉讼案,欧律师不再奉陪。
  • 调解会议以一纸12万的和解协议收场。凯女士想了几天,告诉欧律师,这个数额本人不接受!请把赔偿款退给保险公司。

2004年,凯女士另聘律师,将失职的欧律师告上法庭。

欧律师的失职

法庭在听取了案件历史和欧律师的证词后,认为欧律师未能尽到律师对客户应付的责任。

实际上,欧律师一年竟然有200个案件同时进行,并有100个左右结案,欧律师纵然是出色的律师,恐怕也无法对每个案件都尽心尽力。在本案中,其失职之处更是一目了然:

  • 他未能和客户讨论索赔的内容和总额度;向被告提出和解前竟然不征求客户意见,私自行动。
  • 他未能和客户讨论关于“丧失工作能力”的赔偿,也没有让伤者进行这方面的评估测试。
  • 在对方律师提出“安全带”议题后,他浅尝辄止,臆断这一问题会减少赔偿。对于事故后车辆图片置之不理,没有保障客户最佳利益。
  • 他建议客户参加调解会议,却疏于准备,让客户在一头雾水的情形下达成和解。
  • 他匆忙结案,却没有告诉客户,如果继续诉讼,有可能获得更多赔偿,也没有为客户分析早结案与继续诉讼的利弊得失。

律师应尽职责

法官在判决中再次重申律师应尽职责:

  1. 运用专业技能,谨慎行事
  2. 依照客户-律师合同,通知客户所有相关事宜
  3. 保障客户利益
  4. 如有疑问,必须征求客户意见,不得代替客户臆断
  5. 将案件的进展及时与客户沟通

 

凯女士的赔偿

法官将凯女士的最终赔偿定为27万,其中主要内容包括了 一般性赔偿(general damage), 收入损失(past wage loss), 工作能力丧失(Loss of future learning ability)。

这27万中的12万由司机的保险公司支付,剩下的部分,则由失职律师欧先生承担。

欢迎转载分享民法常识,请务必注明来自everydaylegal.inf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