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找律师自代理 几多欢喜几多愁

让家庭法官摇头叹气的“自代理”诉讼人

家庭法官司中,不找律师, 自己打官司的现象日益风行。多数自代理诉讼人的初衷是节省律师费,但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在金钱, 时间,精力上遭遇多重损失. 家庭法官司看似无外乎是孩子监护权,夫妻财产分割这样小小的“家务事”,但法庭程序却一点不含糊。没有经过任何法律训练的门外汉,又处在人生重大变革的漩涡中心,自代理人几乎如同被抛进了汪洋大海,只能任凭法庭规则的风浪将其上下翻卷,毫无还手之力。

De Cruz-Lee v. Lee2015年初安省高等法院结案的一桩简单离婚官司,其财产争端的数额只有5万3千元。按照正常程序,开庭时间应在1-4天之间。由于案件中的李太太没有聘请律师,而选择了自代理,导致庭审拖延,进行了整整9天,并迫使主持庭审的法官写下有着860个段落的审判。法官对自代理人节省律师费用的初衷给予明确否定:

“当自代理人出席庭审时,司法程序变得如此困难。虽然李女士选择不找律师,但这场庭审的花费早已超过了最昂贵的辩护律师”。“这场官司的财产争端是关于5万元信托资金,如今这9天的庭审过后,这5万元大多变成了开庭花费。”

自代理不光意味着时间和金钱的事倍功半,也意味着成片累牍的家庭法章程统统成了废纸,对此法官言语间充满了沮丧:

“高等法院内的家庭法庭有着一系列办案规则。这些规则是为了让庭审更加快捷地进行,从而节省时间和开支。在本场庭审中,这些规则名存实亡。李太太的所有证据直到庭审时分才姗姗来迟地现身,没有给被告任何预先通知。但法庭对李太太这样的做法只能叹气:因为李太太没有律师,可以在任何时间提交证据。李太太对法庭程序和证据法一头雾水,当我按照法规请她提交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时,她却开始对前夫进行毫无法律依据的品行攻击。”

法官并且提醒读者:

“您可能会发现,这里呈现的证据和事实毫无逻辑,支离破碎,不错—我正是想让诸君明白,当诉讼人自代理时,证据的陈述变得非常困难而且极度混乱。”

在这些毫无章法的证据和事实中,法官还是竭力找到了真相的端倪,做出了尽可能公正的裁决。但他的判决也说出了很多家庭法法官的心声:自代理,真的伤不起!

×××××××××××××××××

请不起律师:自代理现象方兴未艾

对于家庭法当事人,自代理不一定是初衷,而是无可奈何的妥协:或是囊中羞涩,或是找不到可信任的律师,或是由于语言障碍无法有效利用律师资源。对于多数中等收入者而言,聘请律师太昂贵,求助政府的法律援助又因为收入“不够低”而被拒之门外。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自代理的结果很可能是更高昂的费用,更“不尽人意”的诉讼结果。叹气归叹气,据从业律师预测:只会有增无减。这一想象在北美,在英国,在澳洲都呈现相似的趋势。新的替代性法律服务迫在眉睫。

应对“自代理”困窘,  各城市有高招

美国纽约:十几年前,坐镇民事法庭的Fisher法官为数目巨大的自代理人所困扰,她负责房东房客诉讼事宜,她说“纽约市的住房法规如此复杂,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很多房客面临的结局就是失去住所。”因此,她开始让自己的办公室训练法学院学生担任义工,为打官司的房客讲解法律规则,帮他们寻找可能的辩护依据,并为他们介绍相关的社区服务。到2014年,这一创举被发展为 “法庭导航人“项目,用在住宅法和消费债务领域。到2015年,这一项目共有60名义工,7个付费导航人。导航人不具备律师资格,但可帮助诉讼人安排出庭日程,收集案件信息,并回答法庭提出的事实性问题。这一首创项目试行一年,反馈良好。一些其他的城市也纷纷向Fisher法官询问,有意开展类似的服务。

在英国和威尔士地区,一类介于律师和门外汉之间的职业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这类职业人没有经过律师专业训练,但可以为家庭法当事人提供情感支持,并在法庭上协助程序事宜,帮忙记笔记。他们被称为“McKenzie Friends” 。近年来,McKenzie Friends不但有义工,也有专门从事此项工作的收费人士,其费用是律师收费的1/4。他们为自代理家庭法当事人做法庭向导,提供程序支持,但不能如律师那般向法庭申辩。这类职业也受到法官的认可:虽无律师资格,却比纯粹的门外汉更明白法庭程序规则。当他们陪伴当事人来到法庭,法官会暗中点头:至少不会鸡同鸭讲!

节省律师费,尝试聘用律师新格局

单一类别律师服务兴起

聘请家庭法律师从头到尾打官司实在昂贵,为了节省费用,一种新型的律师服务应运而生,那就是:不再代表客户办理整桩案件,而是针对客户要求,就某项明确范畴的具体业务提供法律服务,比如,起草一份专业法律文书,比如,出席某个法庭会议。针对这样的趋势,安省律师协会还特别起草了规则,指导家庭法从业律师,并推出了新的继续教育座谈会,帮助律师更好地应对客户的新生需求。

庭外和解程序增加

家庭法的庭外和解程序包括:调解(mediation),仲裁(arbitration),合作式家庭法程序(collaborative family law), 这些对抗性小,省时省钱的替代性纠纷解决方法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呈现上升趋势,并将继续。为了帮助家庭法当事人,政府也推出一系列举措,比如安省的各个地方法庭都提供当事人必须参与的强制性信息会,为诉讼人讲解分居,离婚,家庭法程序相关内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