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信仰为由拒绝工作申请人?小心触犯 人权法案

以信仰为由拒绝工作申请人?小心触犯 人权法案

 

以信仰为由拒绝工作申请人?小心触犯 人权法案

资深的人力资源人士都心领神会:考核职位的申请人更像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个机械化程序。合适的申请人,不单单要符合职位对教育及工作经验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志同道合,人以群分,申请人要能够认同企业文化,与未来的团队成员一拍即合,无缝对接。

在加拿大这样一个多元文化,多元信仰的国家,不同的宗教信仰虽和平共存,但意识形态上的摩擦却从未真正风平浪静。最近公布的BC省人权委员会案例Paquette v Amaruk Wilderness and another给我们展现了一场颇具戏剧性的求职风波:毕业于基督教福音派大学的女生向一家挪威人经营的野外向导公司递交求职申请,被简单粗暴拒绝不说,双方针对信仰问题在邮件上打起了嘴仗,电光火石,针锋相对。小女生忍无可忍,将这家公司以“信仰歧视”告上了人权委员会。

小佩的成长

原告女生小佩是基督教福音派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 (TWU)的毕业生。这家大学曾因“法学院风波”名噪一时,其校规中的条款引起不同省份律师协会的巨大争议: “所有的学生在入学后必须签署一份【社区协议】,承诺不进行任何 “侵犯神圣的婚姻关系(只限男人和女人)的两性行为”,这条规则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性行为只能发生在婚姻关系中,二是婚姻关系只发生在男女之间。这条基于宗教信仰的校规,同样成为了本案雇佣风波的导火索。

小佩在单亲家庭长大,她从小学到高中上的都是基督教学校。不过,在成长过程中,她曾对教会深感失望—在她和妈妈需要财政资助的时候,教会拒绝提供援助。小佩在中学时代并不是个出色的学生,她有时会因为情绪低落而封闭自己,缺席也是常有的事情。如果说学校有什么吸引小佩的地方,那就是可以参与多项体育活动。

小佩在最初报考大学时,根本没有将TWU列入考虑,这所学校学费昂贵,超出了小佩的支付能力。但是一场校园说明会改变了小佩的想法,校方代表介绍说,这所大学关爱学生,氛围积极, 校园内就是一个小社区, 具有亲和凝聚力。小佩因此申请了学生贷款和助学金,进入TWU就读生物学。当然,小佩和所有的学生一样,在入学之初就签署了【社区协议】。

在大学的4年里,小佩一直住在校内,每两日到教堂礼拜。从大三开始,小佩申请了数个校园职位,包括国际学生团向导,学生宿舍助理,团队建设课程助手。在担任这些领导力职位前,小佩每一次都会按照学校的要求,对【社区协议】进行再度承诺。这些工作应验让小佩的自信心与日俱增,不再被往日的沮丧情绪笼罩。

小佩对体育运动的热情一如少年时代, 在大学四年的暑期,她考取了野外漂流和划船的向导证书,获得了红十字协会的急救资格. 大四结束后的暑期,她在BC省的一家漂流公司担任向导。这次经历让她对信仰有了新的认识,在几个同事中,她是唯一的有信仰者,她对酒精,毒品,以及婚外性行为的拒绝,让她显得在人群中格格不入,但这样的反差,却让她更加坚定信仰。在成长的许多年里,她受家庭和学校的影响,“被”成为一名教徒,而此时她开始意识到,她乐于作为一名基督教徒,这是她出于自愿的选择。

小佩的求职风波

在做漂流向导的时候,小佩从同事那里听说了Amaruk公司,这是一家由挪威人创办的野外运动向导公司。在公司的网站上,小佩发现了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招聘广告,职位是向导实习生,工资为每小时21元。求职者应具备的最低资历应包括:

持有“专业野外向导人协会”的证书;

有野外工作经验;

体能要求:

能在12分钟内游完500米;

能在两分钟内完成42个俯卧撑;

能完成至少8个引体向上;

能在11分钟内跑完2500米。

小佩在求职信中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职业发展机会,我听说你们的公司非常棒。在过去三个暑期我一直担任野外漂流向导,我希望能在野外向导领域继续发展。”

小佩同时表示,她会在同年9月接受90小时的野外向导训练。

小佩的求职申请发出的第二天,就收到了Amaruk公司的邮件回复,但邮件的内容却让她大吃一惊:

佩女士,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申请这个职位,你连最基本的资历都不具备。

此外,既然你从TWU毕业,我想说的是,我们公司和TWU不一样,我们拥抱多元文化和信仰,我们不干涉别人的性别取向。况且,我们公司经理级别的人多是挪威背景,所以,我们不是一个基督教机构,事实上,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正是基督教破坏了我们的文化,习俗,和生活方式。”

小佩在吃惊之余,越想越气:“说我不合格也就算了,我的资历确实不完全达标,但您干嘛连我的信仰也一起寒碜了?”在气头上的小佩,又给公司回复了一封长长的邮件,表达了对自己信仰的维护,并使用了“God Bless”作为落款。

在小佩接到的下一封邮件中,Amaruk公司的回信人这样说:TWU要求学生签署的社区协议原本就是一种人权歧视,所以我们不欢迎该大学的毕业生。此外,基督教根本不相信进化论,怎么居然会教授生物学科,这让我们对你的生物学文凭也心存疑虑。

在结尾处,回信人表达对”God Bless”的愤慨,并使用了不堪的字眼予以反击。

在此封邮件发出不久,又有两名Amaruk的工作人员给小佩发来电邮,其中一人是公司的人力资源VP,这封邮件说:“TWU的校规禁止同性别间的亲密关系,这是对宪法的侵犯,也是人权歧视。你有信仰的自由,但却不能把自己的信仰强加到别人身上。”

这几封来自Amaruk的邮件,让小佩的自尊深深受挫,甚至为自己的大学而感到羞耻。

小佩投诉雇主人权歧视 胜诉

小佩向BC省的人权委员会提起了投诉。

在听证会上,小佩坦言自己的确资历不够,但这是不是申请被拒的唯一理由呢?

裁决的委员认为,从Amaruk回复给小佩的邮件来看,小佩的宗教信仰的确也是被雇主拒绝的主要因素之一。 委员会认为,有清晰的证据可以表明,小佩在向导过程中如遇到同性恋客户,并不会另眼看待,也无意改变他人的信仰。

委员会的裁决认为:Amaruk公司的行为对小佩构成“基于宗教信仰的人权歧视”,这一歧视是导致小佩工作申请被拒绝的原因这一。不仅如此,公司同一日内发给小佩的三封邮件已经超越了歧视,上升到“宗教骚扰”(harrassment). 在决定中,委员会指出,宗教信仰对一个人的自我认知和身心健康有重要影响,在本案中,被告对小佩信仰的攻击是对她个体价值的否定,让她对自己的信徒身份产生了疑虑和羞耻感。

委员会最终审定,Amaruk公司应向小佩支付8,500元的赔偿金。

给雇主的教训

本案中的雇主如果仅仅以“资历不够”拒绝申请人小佩,就完全可以避免后续的风波。

这桩案例给各家机构的招聘人员再次敲响了警钟:不得因为对申请人的政治,宗教信仰,祖籍,出生地抱有成见而歧视申请人,否则,很可能被申请者告上人权委员会。

再次提醒雇主,省级立法【人权法案】中禁止基于以下因素歧视职位申请人:种族,肤色,祖籍,宗教,国际,性别,性别取向,年龄,婚姻家庭状况,残障,是否接受公共救济金。

欢迎转载,共享民法常识,请务必注明来自everydaylegal.info

 

Your Name (required)

Your Email (required)

Subject

Your Messag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