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儿童保护协会CAS 家访和起诉

如何应对儿童保护协会CAS 家访和起诉

如何应对儿童保护协会CAS 家访和起诉

在我们之前分享的案例中,两位单亲妈妈由于不知如何应对CAS的干预和法庭程序,而导致孩子被送到寄养家庭,或临时监护权判给父亲,她们的教训并非移民家长特有,在CAS的客户中可以说是十分普遍:由于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愤怒情绪而对社工横眉冷对,在法庭上有冲动的言辞,如使用“绑架”等字眼; 对社工不满而不停向其上司投诉抱怨,在CAS社工监督的探视期间表现不理智

家长圈子里围绕CAS的热议从未停止。
CAS的服务拯救了很多孩子和家庭,但也为很多家庭带来了近乎“灾难”性的干预, 其中有社工的原因, 也有儿童保护体制的问题 —-试问,这两个问题您能够在一朝一夕解决吗?

因此,本文不是对CAS的血泪控诉,也不是教你维权上访示威,因为那些对您没有神马用处。这里提供律师们在和CAS打交道的过程中总结出的一些忠告,听起来可能不太美丽悦耳,但是父母们,在您愤愤不平,伤心委屈的时候,您是否想到您的孩子远离家人,寄人篱下,也一样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

您只需问自己一个问题: 您从CAS拿回孩子的愿望有多么迫切?

如果您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回答:我要孩子回家,我要重新学习做个好家长,那您不妨听听这些经验之谈。

本文适用于孩子被CAS带走,正在经历法庭程序的家庭。如果CAS正在对您进行早期的干预和调查,也有一定借鉴意义。

CAS社工何许人也?

许多CAS社工为家庭和孩子带来了巨大帮助,甚至改变了孩子的命运,这些社工完全可以获得社区服务奖牌。也有一些社工仅仅在坐着小和尚敲钟的工作,更有甚者,会在法庭上调整自己的证词,为CAS机构利益服务。

CAS律师何许人也?

CAS律师多是勤恳而诚实的人,但是,您没法用“富有同情心”形容他们。

他们收入优越,在处理案件上精力集中。他们一旦承诺什么,多数时候都会履行。

当然别忘了,他们的客户是CAS, 他们听取CAS的指令。

CAS带走了孩子,文明的词叫做“Apprehension”

CAS将孩子从父母或监护人身边带走,由CAS代为照看,这一过程叫做“Apprehension”。请父母们谨记,虽然这让您震惊,愤怒虽然您可能心里每天都在嘀咕“CAS绑架/劫持了我闺女”, 千万别在法庭上脱口说出任何类似的字眼。这对您毫无帮助,还可能让法官对您印象分大减。法官判断的根据是事实经过。任何夸张,喊冤,哭天抹泪等过激举动都无济于事。

拿到CAS的文件您该怎么做?当然不是用来擦炉子。

在首次开庭(First Court Appearance)之前, 您应该会拿到CAS送来的一大叠文件。鉴于首次开庭必须在孩子被带走的5天内发生,经常是您今天才拿到这些从来没见过的法律文件,明天就要上庭了;还有可能,您在上庭前几分钟才收到一个大信封。

这可能是您人生中首次接触法庭文件,不要恐慌,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文件都是干啥的:

Form 8B: Application – 申请,此表类似于一份民事诉状,只不过CAS站在了原告的位置上, 家长则是需要回复诉状的被告,其中内容包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