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您接到儿童保护协会-CAS-的电话

当您接到儿童保护协会-CAS-的电话

最近有读者收到儿童保护协会来信,十分紧张,来电咨询。我因此再度学习了资深家庭法律师整理的CAS攻略和大家分享。只做参考,不能代替专业法律意见:

在安省法律护翼下, 儿童保护协会(Children’s Aid Society)权力巨大。在律师和法官圈内,,政府收养儿童的听证会(Crown Wardship Hearings)常常被视为家庭法领域的“一级谋杀案”。其严重程度不言而喻。一旦法庭下令将孩子从父母身边永久性带走, 就意味这段最亲近的血缘关系从此画上了句号。在很多父母心中,此生再也不能见到孩子比死了还难过。不幸的是, 当父母无法说服儿童保护协会和法庭“孩子在他们身边可以得到安全保护”,这样的结局就无可避免。

如果您接到儿童保护协会的电话或通讯,不妨看看资深家庭法律师给家长的一系列建议:

第一印象: 不可忽视

虽然不是每个被CAS介入的案例都以如此极端的结局收场, 父母在和CAS打交道时,还是要从一开始就给予足够重视。在CAS社工眼里, 虐待孩子的父母想必不是和颜悦色的人—如果被调查后,您对社工言语冲撞,态度蛮横,很可能就一脚迈进了先入为主的成见: “既然此人如此刁蛮,很有可能虐待孩子的指控是真实的…” 反之,如果您态度和善,表现出配合的诚意,CAS的社工会觉得:其一,您不是那种人,很可能是指控来自误解; 或者,虽然您对孩子有不妥行为, 但可以在CAS社工稍许的干预下,达到保护孩子的安全的目的。

家访:第一印象的最好明证

社工来到家中后,如果看到的是乱糟糟的客厅和满地污垢的厨房,这分明就是父母“不会照顾孩子”最大暗示。反之,整洁的家居会让社工先吃个定心丸,认为父母具备做好家务,照看孩子的能力。在社工提出要到处走走之前,家长可主动邀请社工参观住所,特别是孩子的卧室。在社工四处查看时,乐于看到的是: 儿童不宜接触的物品都被放在孩子够不到地方,如果孩子年龄很小,楼梯入口摆放了路障。房间里装有烟雾探测器,没有可能对孩子造成危险的物件。厨房中应有足够的食物。 孩子的房间应配备适宜的家具和符合年龄的玩具及学习用品。社工还会寻找表明“幸福家庭生活”的小物件:比如全家合影,小纪念品等,显示父母有爱,亲子关系融洽。

社工和孩子的谈话:

在和CAS社工打交道时,家长们最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  相信CAS社工不能在未经家长允许的情况下, 同孩子单独交谈。安省的【儿童与家庭服务法案】赋予社工诸多调查权。虽然法案中并未直截了当地指明: 社工同孩子谈话可以绕过父母的”同意“(consent), 但法案却给予社工”采用任何步骤进行调查”的权力。这一调查谈话权同时为省内的家庭法庭所认可。鉴于此,如果家长试图阻止社工与孩子的会面谈话,社工会觉得父母必定是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恐怕社工发现。

社工权力虽大, 却少有人严格遵守“调查儿童受虐”案件的“最佳程序做法“ (best practice). 他/她们甚至不会对采访进行录音录像—这不仅是最佳做法的一部分,也保证了恰当谈话技巧的运用。当警方对儿童受虐案件开展调查时,多数时候会对采访录像, 一旦案件需要,这些录像可被用作呈堂的证据。当您的律师为您辩护时, 社工的 “未录音录像” 可能被用作辩护依据,减轻谈话笔录对案件的影响,或是将未作录音录像的采访笔录排除在证据之外。

另外,孩子在接受社工的采访时,可以有儿童律师陪伴左右。注意: 有律师陪同的请求必须由孩子自己提出,而不能由父母强加为孩子指派。

社工和父母的谈话:

社工在询问父母时,不但会问起和“指控”有关的事件,也会提及和“虐待”及“忽视”相关的普遍性问题, 以试图发觉潜藏的隐患。如果家长听到社工问出“体罚”“不恰当触摸”这样的字眼,您大可不必过度紧张—-这并不意味着对您的指控中包含了这些事实,只是社工在例行提问。

不过,如果您已经猜出自己所受到的指控情节“严重“ ,如身体虐待,不恰当体罚,性侵儿童,未能提供儿童生活必须,在孩子面前攻击他人,或是其他可能触犯刑法的情节,您便不能掉以轻心。在此种情况下,如果您有条件雇佣律师,最好能在律师的陪同下回答社工的提问—因为您所有的答话都会被记录在案,并可能被提供给警方作为刑事指控的依据。

签署合约?最好咨询律师:

CAS 社工请您签署的文件有两大类:一是授权书(authorization), 就是您授权他们可以同孩子的老师,家庭医生,以及其他相关专业人士沟通获取信息。这个授权书会让CAS的调查进行得更容易。一般情况下,签署授权没问题。您要是连这个也拒绝,就显得此地无银,要刻意掩盖些什么。

另一类是“合约”,这个就没那么轻松了。一份合约可能会“剥夺”您的诸多权利,在您搞清楚合约到底说了些什么之前,请不要随意签名。条件允许的话,最好咨询律师,以对合约的内容彻底了解,特别是合约给予了CAS怎样的权利?对您会产生怎样的约束?

向CAS要求披露案卷

被CAS见面后,除非社工一边合上笔记本,一边开心地告诉您:本案经过上司批准后就可以结案了(close file);没有这句话,就意味着您和CAS的交道还要继续下去。在调查继续的情况下,您有权利要求从CAS获得案卷(disclosure)。案卷对您的作用重大:首先,您可以知道,他们究竟在调查什么;其次,您可以了解到,引起CAS关注的问题是哪一个,这样才能对症下药,加以改正。最后,如果你和CAS对峙法庭,这份案卷更是成为您为自己辩护(或律师为您辩护)的根本依据。当然,CAS披露案卷的速度慢的让人着急。此时如果您雇佣了律师,可以由律师出面向CAS索要案卷,或比您亲自出面更能引起CAS的重视。

结案信

如上所述,直到您收到一封信,告诉您CAS已经正式结案,您终于就可以松一口气啦。

欢迎转载分享民法常识,请务必注明来自everydaylegal.inf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