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官司 输了人品  —-也输掉10万律师费
赢了官司 输了人品 —-也输掉10万律师费

  赢了官司 输了人品 —-也输掉10万律师费 律师办案风格各有千秋,对法典和诉讼程序见解相左,在法庭上各执一词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不过办案的行事风格也有底线,那就是【民事诉讼程序章程】(Rules of Civil Procedure)和【专业行为守则 】(Rule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中所规定的职业道德和专业操守。律师们在诉讼中为客户辩护,据理力争是本职所在;但同时,律师们也需恪守法庭程序,尊重法官指令,与对方律师以礼相待,有效合作,共同以最快捷、节省开支的方式推动案件的解决。

安省有个“道歉法”
安省有个“道歉法”

安省有个“道歉法” 加拿大什么最著名?甜蜜枫糖浆,淋满肉汁的薯条(poutine), 清凉甜蜜的冰酒。还有一条,与这些特产齐名,那就是:人们彬彬有礼,还常把“不好意思”“劳驾您哪”挂在嘴上。只要您看看大街上陌生人不小心撞到了别人,是怎样一番歉意连连,就知道说声“对不起”对加拿大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以至于多个省份竟然都专门有一部【道歉法】(Apology Act)。咱们安省的【道歉法】于2009年生效,整个法案只有470字。这短短一页纸的用处是什么?难道如何说“对不起”也要法律来约束?

饺子 才是年菜大招
饺子 才是年菜大招

饺子 才是年菜大招 水饺上桌,热气氤氲,敦厚的面香混着韭菜虾仁鸡蛋的醇香,把整个屋子的气场都占满。 这个瞬间总是具有百发百中的闪回感,就像青梅竹马的玩伴,就像梦中永远不变的奶奶家拥挤温暖的小客厅:大年初一,抛掉守岁的睡眼惺忪,穿起新衣,听着鞭炮窗外噼啪作响,厨房里已经传来了饺子馅的香味。包饺子在奶奶家,是一场男女老少全民参与的盛宴。

雇主生意萧条而裁员   解雇金应减少吗?
雇主生意萧条而裁员 解雇金应减少吗?

雇主生意萧条   解雇金应减少吗? 年关难过,对打工一族是如此,对小生意主们也是如此。不信您看,最近的法律案例博客上,十有八九都在讲因解雇金引起的纠纷。经济低迷一冒头,雇佣法的官司就雨后春笋般出现。这纠纷从何而起呢?其中一个主要的争论点,就是“解雇金给多少算合理”?

“月光族”上班时间开小差  算不算解雇的正当理由?
“月光族”上班时间开小差 算不算解雇的正当理由?

“月光族”上班时间开小差 算不算解雇的正当理由? 这里的“月光族”,不是薪水到手全花光的意思,而是原原本本从“Moonlighting”翻译而来,在月光下工作的人。也就是在主要工作之外,下班后再做一份工作赚取零花钱,或是补贴家用。当然月光族的兼职界限,有时候并没有那么清晰,很有可能在阳光灿烂的白天,月光族就在雇主A的办公桌前,敲打着A公司电脑的键盘,为雇主B公司撰写邮件和做报表—-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信仰自由?权利平衡?加拿大宪法引起的争论 圣诞节的钟声和赞美诗正在璀璨的城市夜空中缓缓奏响,有人侧耳倾听,虔诚祈祷,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仿佛从未听到,依然步履匆匆。这是多伦多的街头,10个人从身边经过,也许他们信奉11个不同的神灵,有的是耶稣基督,有的是天主,圣玛利亚,有的是东方弥勒,也有的是励志的哲学,还有的,可能是自己。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法律顾问 Paralegal,什么时候需要他? 当安省的居民们遭遇日常法律纠纷:交通罚单,拖欠房租,小额债务…常常会听到朋友们或律师们建议说“给paralegal法律助理打个电话吧”。这个法律助理到底能帮您做些什么?别说普通人,就连一些初出茅庐的律师,都对这个与律师平行存在的行业一头雾水。很多朋友也分不清“律师助理 (law clerk, legal assistant)”和“法律顾问(paralegal)”的区别,以为他们都是辅助律师的左膀右臂。也难怪,Paralegal这个行业在安省的历史很年轻,从2008年起,安省律师协会才开始对paralegal进行规范管理,目前在安省有执照的paralegal有7,500人左右。他们和律师一样,受到本省律师协会 (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 简称LSUC)的监督。

滑雪爱好者丧生山野,遗孀将“滑雪搭档”告上法庭
滑雪爱好者丧生山野,遗孀将“滑雪搭档”告上法庭

滑雪爱好者丧生山野,遗孀将“滑雪搭档”告上法庭 寇先生:来自英国的滑雪发烧友,2009年1月,他第二次来到位于BC省蓝河的温格勒“直升机滑雪”俱乐部,开始了数天的越野滑雪假期。 肯尼迪先生:美国科罗拉多州的越野滑雪超级粉丝,职业为辩护律师。他的妻子和他志同道合,热衷在人迹罕至的山野中滑翔。肯尼迪也常常独立一人到世界各地的滑雪圣地游玩,2009年1月,他第5次来到蓝河的温格勒滑雪俱乐部,准备再次迎接越野滑雪带来的挑战与兴奋。

婚姻屋的三大“特权”
婚姻屋的三大“特权”

婚姻屋的三大“特权” 在上期的文章中,我们遇到了一对冤家夫妇,自打结婚以后,二人战争从未停火。终于,法官出面平息战火的时刻到了。法官发现,两人虽然各执一词,互相控诉,但对孩子却都关爱有加。唯一的区别就是:母亲试图让父亲从孩子的人生中彻底蒸发,而父亲,在两口子吵架之余,表示愿意和前妻合作,共同抚养孩子长大成人。终于,在审阅了长篇累牍的证词后,法官决定:孩子的临时监护权(temporary custody)归父亲,并且,为了让孩子免受大人争吵不休的伤害,命令“不合作”的母亲搬出“婚姻屋”(matrimonial home)!

离婚官司:人们常常犯的5大错误!
离婚官司:人们常常犯的5大错误!

离婚官司:人们常常犯的5大错误! 在2013的一场不寻常的家庭“大战”中,我们遇到了一对冤家夫妇。分手后,两人都试图稳稳占领”婚姻屋”这块地盘,两人都觉得孩子的抚养权应该归自己所有。两人各自声称,在孩子的监护权最终尘埃落定之前,一方必须搬出去—因为两个人没法聊天,一开口就吵架,孩子每天在这样的火药味中生活成长,这样下去,不行的! 于是,两人各自向法庭提交了一卷又一卷的宣誓证词 (Affidavits),请来了一大帮第三方证人:孩子同学的家长,daycare的老师,亲朋好友齐上阵,为的是证明:“我是孩子的主要看护人(Primary Care Giver),孩子的临时监护权 (Custody)应该归我”。